Saturday, 28 March 2009

1202~颖恂篇

说完自己生产的过程。。要来说宝宝在医院里的故事咯。。

颖恂从我肚子被“拿”出来了以后,应该是去冲洗,然后护士有抱来让我看看。。要我清楚确定宝宝是个女生,然后把她的脸贴近我,我吻了她一下,然后就被抱去NICU了,要检查她是否一切正常。。也就这样,我们母女俩被隔开了接近一天。。

手术后的隔天下午,护士把颖恂带来让我喂人奶,可惜,怎么挤也没奶,加上伤口那么痛,我有点有心无力。。护士也无奈,就又把颖恂带回婴儿室了。。晚上,我妹去婴儿室看颖恂,护士就叫她把颖恂推回来给我。。我也不知道护士有没有为她喝奶的,她来了我这儿就一直哭,我尝试喂人奶,可是,没奶。。由于隔壁病床友人,也不好意思让颖恂一直在那里哭,就叫护士把她带回婴儿室。。唉!

出院前,护士把颖恂推来给我了。。要我喂人奶, 我说没有奶哦。。然后就被骂,护士叫我不要先把“我没有奶”打进潜意识里,要一直尝试的。。我就尝试咯, 试了两次,还是没让颖恂喝到什么。。因为担心她饿坏,就偷偷给她喝奶粉泡的奶,还叫老大的妹妹帮我“看水”,要是给护士看到就不得了了。。医院是不允许喂婴儿喝奶粉泡的奶的,连奶瓶也不能在那里的商店售卖。。所以,我的奶粉和奶瓶都是偷渡进去的。。嘻嘻!

Friday, 20 March 2009

1202生产记。。

我来说故事了。。

大家都知道我有妊娠糖尿病,所以我的妇产科建议我在38周的时候(原本预产期时3月4日的),就去催生,我也决定了2月23日要到麻坡的中央医院去挂号催生。。哪里知道,她偏偏不跟我的算盘打,2月12日就迫不及待要出来了。。其实,我之前在政府诊疗所检查的时候,护士算的预产期是2月12日的,可是,因为我的月事一向来也不太准,结果我没把这个日期挂在心上。。


就在2月12日凌晨4点多的时候,我突然想上厕所,才转身要起来的时候,就突然一滩水不受控制的涌出来,我慌忙的站了起来,水还是不断地流,我以为自己是尿失禁了。。伸手摸一摸那滩水,没有粘稠的感觉,应该不是羊水破了吧,我自己是怎么想。不想吵醒老大,就自己拿布要收拾这滩水,没想到老大还是醒来,看我那么慌忙,就问我发生什么事,我说我自己也不知道,然后他就帮我收拾,我就去厕所整理自己,可是,还是一直有要小解的感觉,不过,水是不受控制的。。


然后我开始怀疑是不是羊水破了,可是肚子没有变小啊,开始担心不知道是不是宝宝有问题。。有点害怕。。。然后,开始感觉肚子有点痛,然后我对老大说,有可能要生了,老大叫我不要吓他,我们把所有的东西带回麻坡了,这里什么都没有哦。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和老大还是决定到医院去,收拾了几件我自己的衣物,拿了红簿子还有私人妇产科的纪录,就赶去最靠近的Putrajaya医院。。


到了医院,看到柜台前的通告写着已经没有床位了。。我的妈呀!我女儿这么会选时间,向柜台护士说明我的情况,她说要等医生检查了才看如何。由于等待医生检查的床位也没了,护士就让另一个产妇先到外面等,可能她觉得我的情况比较紧急吧。。等到蛮久,医生才来检查,产道已经开了2cm了,我问医生,我能回去麻坡生吗?他说当然不行啦,万一孩子在半路要出世怎班,而且羊水破了,不能拖得太久,而且我有妊娠糖尿病,胎儿也会有危险的!



后来,护士就让进去产房等待生产,还好老大能陪我。。之前听说政府医院都不让陪产的,现在应该是要上课,然后就能了。。护士问我们,有宝宝的衣服吗,纸尿片,baby oil,我们说,我们什么都没有,东西都在麻坡。。后来,老大就请他哥哥帮忙找宝宝的衣服来,其余的就在医院里的商店买。。



阵痛越来越强烈,宝宝的心跳也一直很consistant(这是不好的情况),产道的扩张也很慢,就算放药加速,也没有效用。。老大看到我那么痛,就问护士,能不能让我开刀,护士说,一生是不会随便就开刀的。我的妈呀!真的很痛哦。。


就在中午12点多的时候,医生来检视我的情况,产道只开了5cm,宝宝的心跳仍然很consistant,他决定要替我开刀,就在那时候,我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。后来,2pm 我才进到手术室(痛了大概十个小时),打了麻醉药的针,还蛮痛的,我是半身麻醉,所以整个手术过程还听到护士,医生在聊天,只是后来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,宝宝刚好从我肚子被抱出来,听到她的哭声,我轻松了。。然后,护士抱宝宝来让我看,是没看到她的样子,只看到她的头发有点卷而已。。这是我不想的。。:p



4pm, 被推回病房,麻醉药也开始退了,伤口也开始感觉痛了。。护士说要六个小时以后才可以吃东西,要我先休息,不可以睡枕头,唉!护士吩咐说如果伤口太痛就叫他们来打针。。就这样过了一夜。。第二天中午,护士就来帮我拆掉尿袋,要我自己去上厕所了。。我的妈呀,伤口很痛,让我不知道如何下床,移来移去都不知如何是好。。还好最后还下到床,因为要出院的条件之一是能自己下床,能自己上厕所。。第三天,医生就来看伤口,把胶布撕掉,伤口没什么大碍,然后就喷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液体。。然后就说能出院了。。


哈哈。。终于能出院了。。 在医院的这几天,每天都要打针,验血糖。。虽然平时也自己打胰岛素,验血糖,不过还是觉得自己很可怜。。出了院,医生还是要我继续打胰岛素,可是最后他们没给我胰岛素哦。。哈哈,真是糊涂。。还好这里开刀生产的费用不是很贵,所有的费用还不到一千元。。

Thursday, 19 March 2009

颖恂来报到


她突然在2月12日降临,弄得我和老大手忙脚乱的。。还好母女平安。。生产的细节,有空的时候才来慢慢说故事。。有好多的故事要说,虽然有些是过去式了,不过还是想来记录一下。。不嫌我啰嗦的,就来捧场吧。。不过,我只是暂时能上网,如果,我在消失,那么就等我4月中开工的时候,才来慢慢说咯。。哈哈。。

通告

我回来了。。
有没有人想念我啊。。
(臭美!谁要想你啊?你是谁啊?)